达内教育曾两度徘徊退市边缘私有化或为韩少云无奈之举

足彩真人游戏
zenocafe.com

日前,IT培训企业达内教育宣布,其特别委员会已对此前收到的不具约束力私有化要约作出初步评估,决定保留道衡(Duff & Phelps, LLC)作为独立财务顾问,格信律师事务所 (Gibson, Dunn & Crutcher)将担任其美国法律顾问,以在此过程中提供协助。

去年12月28日,北京市东城区市场监管局就曾发布了关于教育培训机构消费投诉公示(11.21-12.20)。其中,达内时代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被投诉数量5条,投诉解决率为25%,被公示次数3次。

据悉,2020年12月8日,达内教育宣布,其董事会已收到其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韩少云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收购提议,拟议收购价格为每股A类普通股4美元(每ADS 4美元),较其12月7日收盘价溢价约27.4%,较公告前30个交易日的平均收盘价溢价约71.5%。倘若收购完成,达内教育将从纳斯达克交易所完成退市。

根据黑猫投诉显示,目前关于达内教育的投诉已高达436条,其中“不退费”、“诱导贷款”、“霸王条款”等为投诉重灾区。

而究其股价下行原因,或许能从达内教育往年财报中找寻答案。

2014年4月,达内教育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发行价为每股9.0美元,共发行1530万股ADS,总募资额约为1.38亿美元。彼时达内教育被誉为“中国IT教育第一股”。

不得不提的是,关于达内教育的投诉中出现了不少“培训贷”、“诱导贷款”的字眼。“2020年1月7号在达内办了个培训贷,2月2号发现不合适,发现电话联系不上销售老师,就直接发起了投诉……4月16号我就到校区去退这个培训贷。结果那个销售总监找我面谈,一直尝试说服,诱导我不要退这个培训贷,好好继续学……”。

不仅如此,达内教育在消费者口碑方面也存在着一定缺陷。

随后几年间,达内教育股价持续上涨,于2017年7月份达到历史最高值的21.7美元,但随后一蹶不振,一度下滑至2019年10月31日的0.69美元,较2017年7月31日的21.7美元缩水96.8%。截止发稿时,达内教育股价报3.10美元,总市值1.68亿美元。

据统计,2015年-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达内教育营收分别为11.78亿元、15.20亿元、17.54亿元、20.85亿元、20.51亿元、12.48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40.75%、29.03%、15.37%、18.91%、-1.63%、-19.08%,呈现出营收增速波动下滑态势,最近两年间更是出现负增长。

深陷“虚假宣传”投诉 疑似违规开展“培训贷”业务

除此之外,调查结果还显示,达内科技内部存在腐败行为,公司与员工或其家属的组织进行商业交易,存在公司向第三方输送资金或其他利益的迹象。在独立审核委员会调查期间,一些员工甚至故意干涉公司财务报表的外部审计。

去年11月3日,北京金融局就曾发文提醒,小额贷款公司与教育培训机构合作在北京开展“培训贷”业务,存在不当营销宣传、串通诱使学员借贷、预付费退款难度大、转移责任等风险隐患。并且明确规定,不得隐瞒或诱使不具有还款能力的消费者贷款。

营收、净利润持续下滑 达内教育难逃“负增长”

达契奇表示,塞中是“铁杆”朋友,两国传统友谊深厚。在中国全力抗击疫情之际,塞方坚定同中方站在一起。塞方愿与中方一道,推动双边关系和各领域务实合作深入发展。(完)

1月3日,有匿名用户表示,在达内教育报名后,授课质量极其不佳,要求退款,但遭到了授课老师的拒绝;1月2日,有用户投诉称,在达内教育报名学习seo后,发现课程材料与宣传内容不符,教学质量堪忧,认为达内教育存在虚假宣传的情况。

此外,2019年5月,达内教育曾拖延其2018年年报(20-F文件)的发布,随后纳斯达克准许其延期提交年报至2019年10月28日。但随后,达内教育仍未及时提交年报,纳斯达克要求其听证会上进行听证,否则将会被退市。

如果说连续拖延财报公布是表象的话,那么财务造假、腐败行为则是其发生的根本原因。

毛利方面,同期,达内教育毛利分别为8.44亿元、10.77亿元、11.61亿元、11.67亿元、8.78亿元、4.72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41.48%、27.49%、7.82%、0.52%、-24.79%、-30.36%,毛利增速呈现持续下滑态势。同期,达内教育毛利率分别为71.65%、70.86%、66.19%、55.97%、42.78%、37.84%。而毛利率是衡量企业盈利能力的重要标准,这也侧面反映出达内教育盈利能力的下滑,再结合净利润情况来看,达内教育已长期处于赔本运营状况。

2020年4月,达内教育公布2018年年报,并对2014-2017年年报修正。根据相关财报显示,达内教育在2014年至2018年累计虚增了约6.3亿元的营收、3.58亿元的净利润。

从前的达内教育身披“IT教育第一股”光环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可谓是韩少云的“高光时刻”,但如今财务造假、内控混乱、股价下行、游走法律边缘等情况的出现,达内教育剩下的无疑是“一地鸡毛”,而私有化后,达内教育有能讲出怎样的故事?一切的一切,都需要时间给出答案。

公开资料显示,达内教育成立于2002年,隶属于达内时代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IT培训与人才服务企业,提供中高端IT人才实训、IT人才输送、教育平台建设、软件研发等综合服务,其董事长及创始人为韩少云。

曾多次陷入退市边缘 连续五年造假、虚增营收6.3亿元

2018年1月9日,达内教育就曾因广告主发布利用科研单位、学术机构、教育机构、行业协会、专业人士、受益者的名义或者形象作推荐、证明的教育、培训广告,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罚款10万元。

随之而来的是管理层的更迭。2020年3月,达内教育原CEO由杨余多更换为原完美世界(002624,股吧)CFO刘永基;2020年4月,达内教育创始人韩少云辞去CEO职务,由原公司独立董事孙永吉接棒。

“当时说工资是最低5000以上,结果浪费了5个月,这5个月里不挣钱不说都得自己开销,我们是农村人,也没有那么多钱被骗……当时贷款学习,都没与我商量过有没有钱全款学习,直接让我下载app,我都不知道这是贷款的软件,然后她就让我跟着她说的进行操作,后来完了以后我才知道这是贷款学习……”。

换言之,凡是在私有化要约不久前买入达内教育的投资人都能在这次私有化中获得可观回报。表面看是一场关于达内教育的资本大狂欢,但其实这是一场达内教育的“败退”。

公告发布的同时,独立审核委员会表示,达内教育涉嫌故意夸大收入,在2014财年至2018财年的五年间,财报收入错报总额在9亿元以下,约占此前报告总收入的11.5%。达内教育的学生帐户、公司客户关系管理系统中记录的状态、贷款数据不准确。同时,独立审核委员会发现,达内教育违规向第三方提供资金、为学员的贷款提供担保,收取没有适当文件支持的不当费用。

2019年11月1日,达内教育公告称,计划通过听证会形式继续申请延期年报提交。获得批准后,可获得3至6个月的第二次延期。对此,纳斯达克要求达内教育最迟在2020年4月24日前完成并提交2018年财报的审计报告和备案。此外,由于股价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达内教育又收到退市警告。

Related Post